《根源之美》
2018-11-05 14:30:00
来源:新华日报
0
【字号:  】【打印

  

  名家荐读

  我们对美的追求究竟起源于何时至今还是个谜。1933年,裴文中先生主持发掘了北京周口店的山顶洞人遗址,发现了大量的穿孔物,有兽牙、海蚶壳、小石珠、鲩鱼眼上骨等等。显然,这些东西都是山顶洞人串在一起并挂在身上的物件。按照今人的一般理解,这个行为已是我们对美的追求的初始。

  山顶洞人也许一开始并没有这种世俗的考虑,他们开始悬物于身可能是出于某种膜拜,也可能出于某种心灵上的恐惧;美这样一种抽象的高级心理活动对山顶洞人来说有些过于奢侈。但不管怎样,山顶洞人替我们迈出了审美的第一步,不管他们有意还是无意,这一步拉开了美的序幕。

  实际上,我们对艺术和美是两种追求。美的存在抽象而不具体,艺术则必须依附某种事物具体存在。显然,艺术的出现大大落后于美的出现,尤其将艺术供奉于庙堂,则需要对美有一个全面的认知。

  华夏民族对美与艺术的认知,文字的出现是一个重要的节点。甲骨文的确认非常迟,清末由金石学家王懿荣发现,距今仅一百多年,较之中华文明史的长度实在不值一提。甲骨文是中国最早的系统文字,非常成熟,点横撇捺,疏密结构,极具艺术之美,令百年来的所有书家神往。已发现的大约有四千多字,目前破译了约两千字;汉字六书——象形、指事、会意、形声、转注、假借齐备,直接证明了我们今天仍在使用的汉字一脉相承。

  由于汉字的出现,艺术就显得成熟而具体。无论是自竹简木牍而来的书法艺术,还是绘于岩石楚缯的绘画;无论是黄河流域的彩陶,还是楚国擅长的漆器;无论是商周庄重诡异的青铜器,还是两汉华丽精巧的错金银;无论是大名鼎鼎的陆机《平复帖》,还是名不见经传的南北朝鎏金罗汉,这些都笼罩在汉文化的祥云之下,而汉文化的具象都可以透过汉文字的抽象表达,变得完美,所以才有了这本《根源之美》。追求根源之美本身是道难解之题,凡事找到根源后一切都可以迎刃而解。以汉字的演变为例,甲骨文—金文—大篆—小篆—隶书—草书—楷书,尽管变化万千,甲骨文与楷书之间仍然可以找出血脉关系,这层关系是汉字的灵魂,让汉字度过数千年长寿至今,让中华民族的子孙今天仍享受其利。

  庄申先生乃庄严先生之长子。庄严先生当年北京大学哲学系毕业后,为故宫文物南迁立下汗马功劳,我看电视片介绍他时感佩不已。庄申先生秉承家学,著作等身,为世界知名艺术史学者。此书写得通俗,凡120篇,涵盖中国艺术众多领域,纵横捭阖,从艺术到文化到历史到社会到宗教到哲学,凡此种种,积累成书,于30年前台湾首印,惜作者生前未能见在大陆出版。此次中信出版社精心操持料理庄申先生大作在大陆出版事宜,并将此大作呈现在我案前,希望我能写序文为读者说明。我相信凡事有缘,多年之前,我曾与庄严先生之幼子、庄申先生之胞弟庄灵先生萍水相逢,把酒言欢一夜,其情其景历历在目。鉴于我对庄氏父子的敬重,受此重托,我虽欣然遵命,亦诚惶诚恐写下拙文。

  (摘自《根源之美》推荐序)

作者:  编辑:陈茜  
4.jpg

网群热荐

澳门巴黎人官网